第1600章 1599真组织的噩梦(十四)_名侦探世界的警探
弟弟小说网 > 名侦探世界的警探 > 第1600章 1599真组织的噩梦(十四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600章 1599真组织的噩梦(十四)

  第1600章1599真·组织的噩梦(十四)

  码头的破旧集装箱内。

  琴酒带领的残兵败将,就隐藏在这里。

  当然,集装箱只是一种伪装,在集装箱的地下其实别有洞天。

  琴酒只在建造好后来过一次,后续这里就成了脑子里的一个信息。

  因为这是预想在走投无路之际准备的“安全屋”,不但地点偏僻利于躲避,同时也因为邻近码头,方便他们随时逃跑。

  但自从这个据点建立后来过的那一趟,琴酒再没有来过了。

  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狼狈过了。

  而就在琴酒恍惚之际,升降台突然运作让琴酒下意识抽出了旁边的手枪。

  “这次还真是够凄惨的啊。”

  升降梯传来了贝尔摩德的声音,让琴酒放下了手中的枪械。

  “风凉话就别说了,医生带来了吗?”琴酒面色阴鹫语气不耐的说道。

  “当然,接到你的消息,我可是立刻召集了医生让他们在距离最近的点汇合,我们再各种把他们带过来。”

  贝尔摩德听到琴酒不善的语气也没有生气,径直开口道:“我这边距离最近,就先带他们过来了。

  基尔和波本去接医生的聚集点远一些,估计还要稍等一会。”

  说完贝尔摩德扭头朝着后面的四个医生道:“你们几个,先帮伤势重的成员处理。”

  这些医生都是组织培养的,看到这凄惨的状况自然不会有什么害怕的,一个个提着医疗箱去救治伤员去了。

  其中一个似乎是琴酒的熟人,看到琴酒满脸的鲜血便连忙跑到对方面前打算检查伤口。

  “我只是耳朵有点伤,问题不大。”琴酒声音沙哑宛如铁锈般沙哑:“先给伏特加还有基安蒂处理伤势。”

  医生看到琴酒的伤势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听从了他的命令,向着两人走去。

  没过多久,升降梯再度降下,基尔和波本两人依次领着医生下到据点。

  医生人员充足,据点便开始忙碌起来。

  “基尔你们两个处理好伤势过来。”琴酒开口道:“贝尔摩德,伱们三个先跟我来。”

  “你还是把耳朵的伤势先处理一下吧。”

  贝尔摩德招呼了一名医生:“谈话等会再说,反正你也不会比伏特加他们两个花费的时间更多。”

  听到贝尔摩德的话,琴酒没有说话但也停住了脚步,一旁的医生连忙拎着医疗箱过来开始给琴酒处理耳朵的伤口。

  痛苦呻|吟的呻吟与医生忙碌的呼呼充斥着整个据点。

  处理完伤势后,琴酒便带着几个核心成员来到了据点的一个空房间中。

  等到最后伏特加一瘸一拐的进入房间落座之后,房间陷入了压抑的沉默之中。

  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,因为这次遭到的打击太过巨大了一些。

  众人看着琴酒,都在等着对方开口。

  “基尔、波本,库拉索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  沉默之中,琴酒缓缓开口询问道。

  “已经成功解决了。”

  安室透用手机调出照片将证据展现出来:“Zoo组织也有人想要接触对方,但两人似乎并不是一路的,所以当时同样发生了矛盾。

  我们来的时机正好,打伤了Zoo的人后对方直接逃跑了。

  而当时基尔开枪击伤了库拉索,我们一路追赶最后在对方即将抢车的时候击毙了库拉索。

  为了避免警方查到尸体的身份,我们最后引爆了汽车焚烧了尸体。

  后方有我们拍摄的照片和视频。”

  “干得好。”

  听到波本的话,琴酒嘴上虽然在夸奖,但手上却径直拿起手机翻开了照片,同时又看了视频。

  等看到头部中枪的库拉索,在汽车爆炸后被烈焰焚烧,琴酒这才满意的放下了手机递还给波本。

  很显然,琴酒的疑心依旧很重,不亲自看到都不肯信任两人。

  “但我们至今没有弄清楚,库拉索为什么背叛。”

  基尔开口道:“如果不是和疑似Zoo组织的成员交战,我们恐怕也没那么容易轻易得手。

  所以,库拉索应该不是因为Zoo背叛的组织。”

  “确实,而且她之前传过来的情报也都是真的。”

  贝尔摩德赞同道:“如果当时就有背叛的意思,应该不会传过来真情报。

  是失忆的中途,出现什么变故了么.”

  “她到底因为什么背叛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  琴酒冷淡道:“我没兴趣深究一个死人为什么背叛。”

  “但我们却因为她的背叛而损失惨重,这也是不争的事实。”

  波本说着将话题引到了雷区,还顺势在上面点了把火:“另外有个不好的消息,我觉得琴酒你有必要知道”

  “什么事?”琴酒听到波本的话,眸子闪过一丝暴虐。

  “我在来的路上看到了商场的电子屏投放了一个消息。”

  安室透缓缓开口道:“消息称警视厅已经将你列为“恐/怖份子”了,还刊登了你的照片。”

  “.”

  静,死水一般的静。

  当听到安室透口中的消息后,整个房间几乎是针落可闻。

  “该死的条子”

  琴酒眸子通红低吼,心中的暴虐根本压制不住。

  看着暴怒的琴酒,在场的众人消化了这个消息后也是神色各异。

  “别生气了,我们从一开始处境也好不到哪去。”

  沉寂之间,贝尔摩德点了根香烟深吸了一口将烟气缓缓从红唇中吐出:“不过是加了个通缉令,有什么的,我们每个人的资料恐怕都在各国的机密档案列着呢。”

  “是啊大哥,这些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一旁的伏特加还意识不到情况的严重,还附和着宽慰道。

  “不过毕竟是明面上的通缉,这段时间琴酒你还是收敛一些吧。”

  贝尔摩德前一句还在安慰对方,但话音一转便图穷匕见露出了真正的目的:“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养伤,需要露面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。

  如果有不需要露面的事,”

  “我没意见。”琴酒咬牙面露不甘,但最终还是吐出了几个字,接受了贝尔摩德的“好意”。

  从明面上看,贝尔摩德的安排合情合理,但实际上这些话话无疑是在分割他领导众人的权利。

  之前他是“话事人”,前两位不出现他就说一不二。

  但现在,他只能负责没办法露面的一些脏活了,需要露面的因为他被通缉的缘故,都和他没关系了。

  本质上来说,贝尔摩德就是削弱琴酒的权利。

  可他没有办法,因为接连的不断失利,已经让众人心生不满了,而且现实也摆在这,而贝尔摩德只不过是把众人不敢表达的意见,顺势说了出来。

  而贝尔摩德自然是可以说这些话的,而且还是最适合的人。

  首先贝尔摩德在组织的地位本来就不低,和琴酒都算是组织的老人了。

  凭借和“那位大人”的特殊关系,贝尔摩德在组织内一直是有特殊地位的。

  所以于情于理,都该贝尔摩德去说。

  说不定在来之前,波本就已经给贝尔摩德说过这件事了,而她或许还联系了“那位大人”。

  说不定贝尔摩德会这么做,就是“那位大人”在背后指示的。

  因为他最近一段时间的接连失利,让“那位大人”对他开始失望了。

  但是对方毕竟是整个组织的首领,而琴酒又为组织立下了汗马功劳,亲自去责怪一个功臣失利,未免有些太过苛责。

  但让贝尔摩德代为转述就没有什么负面影响了,即便琴酒再有不满,一切都能够顺利的过渡。

  “那么我们需要一位“代理人”负责这部分的事务。”

  贝尔摩德开口环视众人道:“你们有推荐的人选吗?或者毛遂自荐也可以。”

  沉默,依旧是沉默。

  贝尔摩德这话可以说出口,但要是谁不长眼的跳出来,那无疑就是把琴酒往死里得罪了。

  琴酒毕竟余威犹在,这会又正是暴怒的时候,他们可不想触对方的眉头。

  “虽然我有向“那位大人”联系,让他派人来主持局面,但是除在座的各位,似乎也没有合适的人选担此大任。”

  贝尔摩德开口这话倒是没有撒谎,即便组织内还一些有酒名代号的成员,但是他们的功绩和威望都比不上此刻坐在房间里的这几位。

  不管是能力、功绩还是忠心程度,在场的众人都是经历了一场场考验的。

  这个时候派人来空降,恐怕谁都不会服气。

  所以听到贝尔摩德的话,众人都不自觉的点了点头。

  同时琴酒听到贝尔摩德的话,也确信了贝尔摩德所做的一切都是“那位大人”在背后指示的。

  心灰意冷自然是难免的,这是人之常情。

  但出于对“那位大人”的忠心,以及理性的判断,琴酒也知道现在的自己必须下台。

  哪怕“那位大人”也知道,被国家机器围剿能够逃命已经是幸运的了,这是非战之罪。

  但既然发生了,而他又是负责人,就需要为这次的行动失败负责。

  经过了这次死里逃生,那些存活下来的人要提拔嘉奖,同时也要给他们一个交代。

  哪怕他们再不看重外围成员,但他们才是大多数,不作出表率难免会让人寒心,未来恐怕会有更多的人有异心。

  这些外围成员单个或许不重要,但整体如果都人心浮动的话,那整个后勤、情报需要大量人手的都会受影响。

  所以琴酒他必须受到惩罚。

  每个组织都不可避免的有权力争斗。

  之前琴酒是铁血手段威慑,再加上对外确实取得一系列成果,自然是没问题。

  但是,当外部的“铁锤”直接把琴酒打的鼻青脸肿,他的铁血手段就没用了。

  不断的胜利,可以忽略组织内部的种种隐患。

  但接连的失败后,过往的问题就压不住了,那权利斗争自然就要开始了。

  “所以你到底选了谁?”

  有些人透过贝尔摩德的话想到了很多,但基安蒂这种无脑之人,却是满脸不耐烦的催促道:“快点说,就算是你也无所谓,反正只要不是琴酒就行了!”

  虽然基安蒂在战场的时候没少为琴酒拼命,但是不代表她就不讨厌对方了。

  而她虽然读不懂这件事背后的暗流涌动,但是现在琴酒要下台就是基安蒂乐于见到的。

  没办法,谁让在琴酒的领导下,她的搭档科恩和爱尔兰都挂掉了,而且自己也每次受伤。

  换个人,总不至于更差吧?

  基安蒂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说的,而这话瞬间让琴酒黑了脸。

  要知道,基安蒂可是看贝尔摩德很不爽的,两人之前可以说一见面就要吵一架。

  嗯,基安蒂单方面找茬那种,贝尔摩德则是风轻云淡像是看狂吠的吉娃娃一般,根本不搭理。

  但现在,基安蒂居然说哪怕是贝尔摩德当头领也可以这种话,显然是把琴酒拉踩到最底层了。

  这种羞辱,让琴酒感觉快要失去理智了。

  而另一边,安室透的内心却是激动起来,从贝尔摩德说不外派人选而是从他们之中选人主持大局,他就知道机会来了。

  因为这群人中,有资格主持大局的人寥寥无几。

  伏特加和基安蒂就是纯粹的打手,自然不可能上位,剩下就是基尔、贝尔摩德和他了。

  但是基尔曾有过嫌疑,虽然现在基本已经洗清证明自己,但和没有“污点”的两人比就是一个劣势了。

  所以最终可能就是他和贝尔摩德两人,而以他对贝尔摩德的了解,对方大几率不愿意接受,那么自己的可能最大。

  “我可不行,所以.波本。”

  在安室透略显期待的注视下,贝尔摩德转头看向了自己开口道:“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现在就由你就先主持大局如何?”

  “既然“那位大人”相信我,那我自然义不容辞。”

  安室透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这种局面,所以早有准备的他稳定心神后,面色平静的应下了这份委托。

  但他的内心,却是还是忍不住一阵激荡,因为这样一来,他在组织内的地步就更进一步了。

  哪怕不可避免要和琴酒对上,但这权利的争斗是所有人都可以预见的结果,所以倒也没什么好顾虑的。

  毕竟内外都有他的队友配合,他上位后演戏能把组织的人演哭!

  这种情况下,琴酒拿什么跟他斗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dd567.cc。弟弟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dd567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